第八十五章:痛哭的蝴蝶(1 / 2)

“情况怎么样,能不能治好,会留下后遗症吗?”

杏寿郎站在不发一言的蝴蝶绕身后,低声问道。

“香奈乎,选一组队员带他们两人走,你也去,护送他们回蝶屋。”

“嗯。”

蝴蝶忍没有回答杏寿郎的问题,而是唤来了栗花落香奈乎,让她把炭治郎两人一并带走,然后才缓缓站起,转身面对着杏寿郎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为什么要变成鬼?为了永恒的生命吗?还是更强的实力?”“衰老与死亡,正是人类这种生命短暂的生物才拥有的美好;正因为会衰老、死亡,人才会如此可爱,如此尊贵,呵呵,你之前说的这些都是屁话吗!”

“为什么不吃了我?因为你知道我身体里有紫藤花的毒是吗?还是想假惺惺的念在曾经同是鬼杀队的队友?我呸!”

往日总是以微笑示人,平静沉稳的蝴蝶忍此刻根本无法冷静下来,情绪控制不住的愤怒,语气激动到接近破音。

面对蝴蝶忍的话语,杏寿郎只是默默的听着。

……

“对不起啊,身为炎柱的我......却变成了鬼。”

杏寿郎炯炯有神的双眼还是温柔的看着歇斯底里的蝴蝶忍,一如既往。

“我知道的,是因为蝴蝶香奈惠吧,从那之后,曾经好胜易怒的蝴蝶忍就不见了,变得沉稳,一直保持着微笑。”

“其实大家都明白,一直说着想要与鬼和平相处的你,心里其实是最痛恨鬼的。”

杏寿郎依旧是那个温暖的大哥,摸着蝴蝶忍的头,安抚着她的情绪。

“我本来......是应该死掉的,死在我自己的日轮刀之下。”

听到这句话,蝴蝶忍一下子抬起头来,朦胧的双眼微微睁大,看着杏寿郎平静的面容。

“这是...什么意思?你......”

蝴蝶忍捂着嘴巴,明显猜到了什么。

“啊,你猜的没错,在东京府浅草,我偶然遇到了鬼王,鬼舞辻。”

“虽然不想承认,但他的实力太强大了,哪怕是上弦也无法相比,我根本不是对手。”

“变成鬼之后,我全力攻击鬼舞辻,想借着他躲闪防御的时机自我了断,但是被东君救了下来,随后他带我找到了一个名叫珠世的脱离了鬼舞辻掌控的鬼。”

“我接受了她的改造,也一样脱离了鬼舞辻的诅咒,我想......这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了吧。”

……

听完炼狱杏寿郎的话语,了解了事实真相的蝴蝶忍泣不成声,“对不起......对不起炼狱先生...我...我...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!”

“好了,不必道歉,身为柱的我却变成了鬼,这本就是一件耻辱的事实,我也已经做好了被责骂唾弃的心理准备。”

“不要再哭了,你可是鬼杀队的虫柱,振作起来!要有柱的威严!”

“对不起,我...我会的!”

蝴蝶忍强迫自己调整状态,不再抽泣,尽力恢复到原来的样子。